地獄之門.jpg   la porte des enfers.jpg


作者:羅蘭‧高蝶(Laurent Gaudé)
出版社:大塊
出版日期:2010年10月26日
閱讀日期:2010年11/01
入手方式:試讀活動


在《史柯塔的太陽》裡我們可以透過文字嗅出濃烈的歐洲鄉村味道,感受炙熱的義大利焦陽之餘,細細品嚐史科塔家族贖罪的世代過程。作者以細膩的文筆刻畫出帶點劇作/史詩風格的作品,描寫主角史科塔沈重又悲沈的生命縮影,讓人讀了鼻腔不但充塞了滿滿的宗教文學氛圍外,也徹底地讓讀者感受到宿命論的沈重影響與無奈。除了另一本描寫移民者滄桑宿命的《馬森巴羅的影子》外,作者在本作中反而不以『世代宿命』為創作基底,而改以父子間動人的孺慕之情作為整部小說的主軸,故事中藉著父親為了拯救因巷頭幫派喋血而誤殺的孩子,親自走訪地獄一遭把孩子『贖』了回來的感人故事,裡頭沒有繁複的劇情以及奔雜的劇中角色,讀者卻依舊能嗅到澎湃無比的親情,直叫人動容不已。

故事分別以兩條不同主線進行,一條乃二00二年的現代世界,描寫主角菲利波為了替父親報仇而在服務餐廳等待對敵人下手的機會;另一條故事動線則是回溯到一九九0年,馬帝歐桂莉安娜的兒子小皮波在上學途中因意外事故被槍殺身亡,夫婦倆自此宛如墜入地獄般成為行屍走肉,而馬帝歐一心想要替身故的兒子報仇的故事。兩個故事隨著真相逐漸揭曉慢慢合為一體,也逐漸讓曖昧不明的劇情明朗化,不至於因為身份的間接隱瞞而摸不著頭緒,也漸漸發現原來隱藏在這起悲劇背後帶來的終究還是『跨世代的贖罪與宿命』(只是不若先前作品那樣浩大),讓人在結局的那一刻感到某程度地獲得救贖,卻也帶一絲絲的不勝欷噓。

馬榭侯帝叔父說到,『在這裡是空白的,在那裡是填滿的。』對應文後言作者提及,『這裡寫下的,在那裡是活生生的。』更讓讀者對故事中馬帝歐不惜穿越死亡陰谷帶回小皮波性命的舉動為之動容,究竟要有怎樣的勇氣才能夠勇敢面對死亡帶回自己至愛之親,甚至為其犧牲奉獻性命亦在所不惜,作者雖然用了比較誇張的敘事手法交代馬帝歐的親身經歷,但卻讓『地獄之門』更加形象鮮明化,讓讀者印象深刻。而對比馬帝歐的勇猛無畏,桂莉安娜選擇面對傷痛的卻是自我精神鞭笞,透過精神與肉體的折磨懲罰自己種種惡行,最終只得落入發瘋的下場。反觀回到人世間的小皮波,其實亦未從這個宿命的咒詛中安然脫身,他小心翼翼地『苟活』並隱姓埋名,為的全是最後一刻的復仇,如此三位主角為了一個無心之過造成的意外付出慘痛代價,終究難逃命運乖舛的結局讓人悲痛莫名。

總括說來本作篇幅雖少,閱讀速度也因此相當快速,但卻無減於其中悲傷文學的沈重份量,當我們闔上書本仍不禁要思索,究竟所謂的冤冤相報是否終能獲得救贖,馬帝歐選擇犧牲自己來取代報復,卻依舊未能阻止妻子的自我鞭笞與兒子多年後『子報父仇』的輪迴裡頭。儘管整體而言故事相當沈重,但在結局時描寫小皮波再度見到母親的畫面,還是不禁有種昇華的解脫感,這點對所有人來說或許也算是一種告慰吧。

☆Note
①感謝大塊出版社提供本次試讀機會。

【活動頁面】
banner568.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puzzle 的頭像
impuzzle

補夢人

impuzz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