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栗本薰
出版社:臉譜
出版日期:2009年06月30日
閱讀日期:2009年06/29-06/30
入手方式:試讀活動


宋朝詞人辛棄疾在《醜奴兒》這闕詞中寫道『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
為賦新詞強說愁。
』,可說是青少年位處人生岔路口那種徬然無措的最佳寫照。人生數十
寒暑青春短暫有如煙火般,一個彈子衝上天後化成絢爛火花,不過數秒間光影舞在夜空,轉
眼復歸於漆黑寂靜,因此青少年無不希望能在短暫聲色火光中將自己迸發燃燒殆盡,用專屬
於自己的熱情信仰對被價值觀束縛的負隅頑抗,以及貧病的成人世界發出不滿怒吼。他們或
許身無長物,但有著澎湃搏動、對人生源源不絕的希望與執著,儘管飽受非議仍堅持著用自
己的方式來擁抱這世界,雖然看似蠢笨卻瀰漫著濃濃的率真。

青春是個極為尷尬的年代。一方面青少年脫離牙牙囈語的學步年代,急著想向世界昭告自己
已然成長的事實;另一方面他們尚未經過大人塵囂世界的洗禮,對世俗的爾虞我詐又表現得
茫然無知。此際不論思想、人生觀都未脫稚氣的青少年卻無可避免身體急遽成長的事實,他
們既想鄙棄過去的乳臭,又不被象徵某種意義的成人世界認同,於是在無奈下只得另闢蹊徑
改用奇裝異服、怪誕前衛的思想凸顯展現自己的不同。他們可能忤逆師長、瘋狂追星,甚至
浪漫地幻想自己將如烈櫻般在綻放盛期殞落,只希望世界永久珍存他/她最美麗的容顏。這
些脫序的作為或思想在在暗示青少年渴望被認同、被接納的心理。

故事的主角與作者同名,詼諧的開場白就讓人倍感親切:『著手寫第一本筆記本之前,我
必須澄清一件事,那就是我其實完全不想寫這種東西
』這類的自我揶揄其實正是青少年
輕浮且自我中心的囈語代表。在故事中大量使用與讀者對話的自言自語,以及第一人稱與第
三人稱視角的切換讓人有種《富豪刑事》實驗創作的意味。誠如栗本薰自言:『這是數學
成績只有D的我,為了心愛的推理小說所編織出的一部催人淚下的純愛物語。
』故事中
沒有繁複的密室機關與艱澀的概念與意境,出場人物個性強烈鮮明,而劇情也安排得相當順
暢,讓人像在閱讀輕小說不帶任何壓力。然而作者用意不僅只如此,故事(命案)背後揭露
的況味與無力感才是每個時代都不容逃避的沈重命題。

故事主角栗本薰阿信泰彥同在遠東電視台打工,並且是自組樂團『波之一族』的成員,
一日在錄製『Do Re Mi十大金曲』過程中發生兇殺案,少女觀眾被人自背後刺殺而死,奇怪
的是所有錄影棚的攝影機卻沒拍到兇手身影。正當警方對本質上形同密室殺人案陷入膠著之
際第二個少女被人發現陳屍於道具室中,而第二件命案兇手的條件必然要排除在第一件命案
嫌疑人的範圍之外,兩個條件相互矛盾使得案情撲塑迷離。此際第三件命案就降落在『波之
一族』的成員當中,究竟這一連串兇殺案是否同一人所為?犯案的動機又是什麼?

故事與其說是本推理小說,其實更貼近反映當代社會種種不合理現象的一紙複印。社會是很
微妙的:大人們包裝塑造了偶像神話,將拜金主義植入不諳世事的少年少女們,這對於那些
極力找尋宣洩出口以及追求認同的青少年們正好產生投射作用。他們追星拜金希望能在快速
流動的物質社會尋找其他同儕的認同與立足點,另一方面本身創造出神話的大人們卻十分瞭
解,那些亮閃閃的道具舞台不過只是徒有虛表、華而不實,因而大力撻伐青少年們追逐偶像
的盲目。這個現象早在本書出版的1978年就是當代隱憂,然而遲至21世紀的現代援交、拜
金現象依然存在,也許這種大人與青少年間相依又相剋的矛盾與衝突仍舊會持續下去吧。

也許有人會批評青少年們不過是精力旺盛、無病呻吟,但或許每個人每個世代必然要經歷一
連串激勵碰撞,在深刻瞭解成人世界的複雜與不可預測性後性質上等同於一場洗禮,讓青少
年們在心身上都能有所成長。青春揭示的不僅僅是初澀與橫衝直撞的活力,它還有更多的課
題等著每個人用心體會,悲傷黯淡也好、逍遙快樂也好,青春永遠等待著我等主動去品嚐箇
中滋味。也許驀然回首我們被迫要戴上世故的偽善面具,但世間冷暖也必然點滴在心頭。

☆Note
①感謝臉譜出版社與王先生提供本次試讀機會。



【活動頁面】
banner568X170(1).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puzzle 的頭像
impuzzle

補夢人

impuzz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