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楊絳《我們仨》

或許再也無法喚出過去的片段,像失去了什麼,惆悵著。

自己已經習慣跟自己對話,一旦當嘴巴開口時,
往往懷疑,那到底是不是我的聲音。
靜靜的,呼吸著人群的奔騰,傾聽著春雨的冷冽
像在荒原迷失的旅客,孤獨而無助。

永遠無法明瞭自己到底在做些什麼,
面對機械般的生活已經索然無味,
甚至無法重回上學期對於課內知識的熱情。

我到底再做什麼,恐怕連我永遠也不清楚。

快樂到底在哪?每每歡笑過後,卻總是要面對無止盡安靜的填塞
直到我無法承受任何東西為止。

看過楊絳所寫的《我們仨》,更覺得心情沈重,
平實的筆觸娓娓道出了那悠悠的思念。

上週六我們三人的確是聚過會,聊過天了。
我不想藉機把楊絳一家仨與我們忝不知恥的聯想在一起,
但是在這個靜謐的時刻,那段甜美而微醺的笑容又再度勾勒出來
不斷盤旋。

『人間沒有單純的快樂,人間沒有永遠,也不會有小說或童話中那樣的結局。』

我想這才是真的。

我一個人思念我們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puzzle 的頭像
impuzzle

補夢人

impuzz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