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繁星不斷高掛著天幕閃耀著,
面對著如同瀑布般一傾而下的星雨,
或許才會感覺到蒼世間的渺小以及紛塵的不必要。

難得能夠跟美拉和冠冠一起去吃個飯,
突然覺得自己從一個噤聲的鸚鵡霎時獲得自由般,
不斷興奮的跳躍並且歌頌自由的美好
那是我。

自己已經習慣了沈默,縛繭了自己的喉,
沈默壓著我的舌,聲音就慢慢的消失了。
我是一名獨角人。

坐在QK咖啡店,聊的是彼此的風花雪月,
但是無形的淒涼卻如同乍暖還寒的夜風般襲捲了我們的身軀
勞碌了自己的靈魂,我們也回不到過往,
那種無憂無慮的生活了。

夜間寒風護送下,我載著美拉一同到烘爐地去看夜景
絲絲的山雨不斷降下,
讓人有深處悲情城市那種『行人路上欲斷魂』的感觸
眺望夜間的台北城,一種空幽孤寂趕在漆黑中沈睡,
在我們的體內蟄伏。

映入眼簾的是裊裊的煙,以及人聲沓雜的廟宇,
當我們離去時,一尊大型的土地公矗立在山壁上,
美拉悠悠說道,這尊佛在幾十年內,
不知承載了世人多少的心願?
眼望的是台北在這世紀來的滄海桑田,
相信福德神也戚戚然吧。

孩提時代的星雨已經漸漸在腦海中淡忘了,
我們也不再認真的尋覓天空的一隅來觀賞繁星了。
或許夢中,我還會看見,那個繁星若夢的年代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puzzle 的頭像
impuzzle

補夢人

impuzz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