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我九歲--然後,我死了』                             --乙一《夏天‧煙火‧我的屍體》


銅錫色的天籠罩在冰霜的大地上,斜斜細雨不斷的拍打著。
每個人噤若寒蟬,走著。
沒想到冷峻的都市一旦隨著天空開始哭泣,
竟也學會如何的等閒視之,每個人的距離似乎更遠了。

『你如果自己不走出去,又何嘗希望別人來接納你呢?』
午後時分坐在教室裡,厚重的玻璃窗著實拒絕了淒冽冷風的搭訕
使整個教室充滿了莫名的暖意。
我獨自坐在教室的一隅,靜靜看著《波上的魔術師》,
等著下午時刻軍訓教官的來臨。
就在此時我身後方的兩位女性開始討論起自己的大學生涯
某甲的境遇似乎與我相像,沒有社團,沒有特別的好友
靜靜的在這個偌大的校園叢林呼吸。
然而身旁的某乙卻是諄諄告誡要她盡可能把握與人相處的機會
認真的選個社團,結識幾位好朋友...
聽的我心有戚戚焉。

我又何嘗不願意向某乙所說的,讓自己的大學生涯發光發熱呢?
但是在大學這個戰場裡,每個人分不清楚是敵是友,
於是大家胡亂的屠殺著自己的同袍與敵人。
每個人只願意保護自己。

於是成功者就是那些發號司令的軍官,
踩著步兵的屍體逐漸攀登而上,
至於那些屍體,我想他們在斷了最後一口氣前,
永遠還沒發現自己戰爭的真正目的吧。

或許我想,我也早已經了結了自己的生命,
看著自己的屍體漂浮在茫茫的血海中,
我永遠不知道何去何從。

或許大家都不願意相互接納彼此,或許大家只管著自己的生活,
於是我當年懷抱的憧憬就這樣眼睜睜看著他在我面前摔碎,
而我卻是那個眼睜睜看他摔落的小男孩,無力去挽回一個破碎。
於是我開始自殘自己,看著血流汩汩從手臂中流出,
心中卻是莫名的興奮和無助交織而起的快感。

終於我把我自己割碎了,然後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屍體
或許我也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puzzle 的頭像
impuzzle

補夢人

impuzz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sd0404
  • 咍囉
  • impuzzle 於 2010/10/09 00:57 回覆

  • impuzzle
  • 樓上的不要來亂...
  • impuzzle 於 2010/10/09 00:57 回覆